Monday, February 13, 2006

記一則咸豐年前的愛情

在電影《方世玉》裡,蕭芳芳演方世玉的媽媽,母子都是練武之人,一樣淘氣搗蛋,他倆唯一害怕的只有朱江演的木訥父親。

記得一幕,方世玉問他媽媽,為什麼會愛上朱江? 媽媽說,仔,這些是你不明白的了,他一唸詩,我就...... (不可言狀)。

片中,朱江的殺著是李白的《怨情》:

美人捲珠簾,深坐顰蛾眉。
但見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每次蕭芳芳聽到他在念,便有莫名的興奮陶醉,繼而再次迷倒。

電影的手法是誇張,或許是在諷刺一種愛情內歛、情感壓抑的關係。 不過,不論背景如何,愛情總會找到一個滋長的空間。 方世玉父母間的所謂「愛情」,是叫「細水長流」,還是「虛無縹緲」不存於世?

***
忽然,耳機傳來是周杰倫的《龍捲風》,徐若瑄在寫:

愛像一陣風 吹完它就走
這樣的節奏 誰都無可奈何
沒有妳以後 我靈魂失控
黑雲在降落 我被它拖著走......

愛情來的太快 就像龍捲風
離不開暴風圈 來不及逃
我不能再想 我不能再想
我不 我不 我不能

愛情走的太快 就像龍捲風
不能承受 我已無處可躲
我不要再想 我不要再想
我不 我不 我不要再想你


是一種風起雲湧、威力澎湃的愛情。 但揮一揮衣袖後,不會只帶走一片雲彩。 留下的是要驚天動地,滿目瘡痍。

徐小姐有一點是很對,愛情是有一種節奏,是要摸索,配合。 一曲天籟,不能獨奏。 愛情或許更像舞曲,一聲 "May I ?" 後,要有眼神交換,要依臂輕扶,方可隨韻律起步。 太快了,太慢了,錯步難免,卻不可因此放棄。

愛裡有力量,愛裡有冀盼。 愛情也是學習過程。 怎忍不給他一點提示呢?

1 comment:

Blog-You.com » Blog Archive » 博客文摘 2006-2-19 said...

[...] 行草》,舞者以身體書寫法,呀,真的動人,我的心一直在跳。" la chambre 501 » 記一則咸豐年前的愛情 五零一號房"è¨˜å¾—ä¸€å¹•ï¼Œæ–¹ä¸–çŽ‰å•ä»–åª½åª½ï¼Œç‚ºä»€é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