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0, 2016

讀唐魯孫

唐魯孫是個故人,他生於大陸,49年跟隨國府遷台,七十年代中在望七之年,開始在報紙寫專欄,談的多是民初的故國風情與歷史掌故。 計算一下,他筆下的東西距今都有七八十年,但他寫的東西實在有趣,算起來家中也有六七本他的書了。

與唐魯孫一樣,寫生活,寫飲食,寫北平風光,寫故國風情很出色的當然要有梁實秋,梁的雅舍散文系列也很精彩。

唐梁的書,雖然只談風月,但你不找政治,政治也會找上門,他倆的文章不時也會 (也要?) 對「反攻大陸」作善頌善禱。 我談過去的山河美麗,你在不久之將來也可看見。 唐梁的書,現在也有簡體字版在大陸出版,不知道那些「時代烙印」會不會給「被消失」呢?

現在香港本地意識抬頭,如用這角度看這批老人家的書,他們不難會被批成「堅離地」矣。

Anyway,現節錄一段我認為有趣的東西,再來作一小研究︰

...... 有一年時屆中伏,火傘高張,林詩人一再嬲我找個地方暫避塵囂卻暑消夏,以遣長日,我忽然聽到門口吆喝賣老菱角的,靈機一動想起了什剎海,拉著他們三位直奔後海會仙堂吃河鮮冰碗喝果子酒去。
河鮮冰碗水晶肘荷葉粉蒸一把抓 - 《唐魯孫談吃》
文章的林詩人是林庚白,一代神算子,我好像在《粉墨春秋》或是《沈鑒治回憶錄》見過他,不過有趣的不是他,而是一字「嬲」。

因唐下筆用這字,於是我查了一晚字典,發現嬲字不是常見字,不少字典是沒收這字的,字典裡「嬲」作「發怒」解的,多不是第一解,也不常見,而「嬲」多作「擾亂」、「糾纏」解,作「勾搭」解,也可。 借唐之用法,反而是近似粵語中的「摟」、「」[niu4] 之用。

所以話,開卷幾有益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