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05, 2015

十二月

十二月了,今天還下著雨,終於也帶點冬意。 星期初的晚上,還是要開冷氣去睡,原因是要驅蚊。 蚊子在耳邊嗡嗡飛的聲音真是討厭。 我時常也說,給血你吃,不緊要,為何飽了仍要苦苦癡纏呢? 有時看見你腹大便便,血吸得脹爆身體,飛也飛不起時,仍在床頭纏繞,何苦? 啪的一聲,你就變成一點血星。

你之前的努力,我之前的痛苦,都白忙過一場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