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03, 2015

一團喝醉的肉

回想我讀小學的時候,每逢星期六日多是待在外婆家中。 已成家的舅父阿姨也會襯假日回來探望母親。 當時外婆家在街市還有一間小鋪,阿姨舅母們多數會到那裡談天說地,或借機會重溫各類衣車的使用,於是家裡留下來的便是百無聊賴的舅父呀姨丈呀等男角。  他們是如何打發一個等開飯的下午及黃昏? 答案是打開雪櫃、飲啤酒、躺在梳化上睡覺。 看著他們,我總覺得他們也幾無聊,飲啤酒睡覺飲啤酒睡覺,又是一個星期天了。

我為什麼會想起這些往事? 因為我發覺我現在回到老家,所做的和往昔舅父們做的是一模一樣。 歷史在重演中。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