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2, 2008

大餅.西潮.痘

最在看蔣夢麟的《西潮》,不若而同阿媽、阿妹同我看到書名立時想起是一樣吃的東西,「西潮大餅」是也。 書是自傳又像中國近代史,我只看了頭的幾章(書希望可以看完啦),說到作者年少時在鄉間的生活,有一段提到一種在鄉間流傳的古老防天花法:
中國很早以前就發現從人體採取一種預防天花的「痘苗」,他們用一種草藥塞到病嬰的鼻孔裡,再把這種草藥塞到正常兒童的鼻孔裡時,就可以引起一種比較溫和的病症。 這樣「種了痘」的孩子自然不免有死亡,因此我父親寧願讓孩子按現代方法種牛痘。 -- 《西潮》第二章 「鄉村生活」


近代醫學用牛生的痘接種到人體稱作「種牛痘」,上述用人生的痘再接種到他人身上便稱作「種人痘」或「人痘法」了。

蔣夢麟對「人痘法」的描述使我想起讀過的一篇文章,邱仲麟的《明清的人痘法 ﹣地域流佈、知識傳播與疫苗生產》(刊於《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七十七本),裡面對中國「人痘法」有詳細的說明。

中國的「人痘法」有四種,稱「痘衣法」、「痘漿法」、「吹鼻法」與「水苗法」。

...... 康熙年間,御醫朱純嘏將其總結為四類,即痘衣法、痘漿法、窮鄉僻壤的銀管吹鼻法(旱苗法)、大內種痘所依循的「天姥之種法」(水苗法)。

痘衣法乃尋訪出痘灌漿三、四日的孩童,取其緊身裹衣,結未出痘的小兒穿上兩、三日,衣間也不可脫下。

......痘漿法,則係「挑破痘漿而作種」,朱純嘏認為此乃「不仁之人」行徑,實不足取。

銀管吹鼻法則以紋銀,命銀匠打造長約五寸的銀管,管孔大小以能伸入鼻內為度,先將痘痂置管內,對上鼻孔輕輕吹入。

天姥之種法,乃將痘痂三十粒放入磁鍾內,以柳木做的杵將痂研成粉末,再用潔淨的棉花,沾三五滴的水入鐘內,和一起研勻,捏成棗核狀,以紅線綁好,線長約寸許,按男左女右,納入鼻孔中,線露在外,以防吸入。


痘漿是成熟痘痘裡的汁液,痘痂是出痘後留下的死皮。 綜合其他人的記載,「人痘法」若用痘苗的來源作分類,可分為「乾」與「濕」兩類;用用法作分類則有「內服」與「外用」兩種。 種痘目的是令受種者發病,發的病當然是想比天然傳染回來的病情輕微,最後得到抗體達到免疫。

四種辦法中以「痘衣法」成效最低,「痘漿法」成效最好,但基於採集手段殘忍,所以不太流行。 現實亦是以「吹鼻法」與「水苗法」最流行。 蔣夢麟提的應該是「水苗法」。 從另一方面想,痘痂的保存期較長,收集容易,自然受到醫師的歡迎。 「人痘法」可救人,痘痂亦是有價。

據民國《德清縣新志》記載:

痘苗,出天花者體上之落痂也。 種天花時,研末,綿包,男塞右鼻,女塞左鼻,取嚏為止。 三日身發熱,七日起漿,又七日結痂。 鄉人每以痘痂售諸痘醫,醫必選擇紅潤者,封藏固密,行銷於浙東及江南間,城內施桂萼堂最著名。 故各處痘苗、痘醫,以德清為首出。




參考:
1) 人工免疫法的先驅--人痘接種術
2) wiki: 疫苗接種

2 comments:

方潤 said...

此「西樵」不同彼《西潮》,漁樵耕讀之樵。:)

乃吾鄉也。

rm501 said...

方潤: 謝! 衰左,唯有說「食餅食字兩相宜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