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4, 2008

童權萬歲萬歲萬萬歲

早前有童權組織建議要立法禁止獨留兒童在家云云。 我想獨留兒童在家雖然是有風險,但訓練兒童學習獨處亦是重要,而獨留在家的經歷當中不少都是刺激、新奇和有趣(雖然也是危險),是構成童年回憶中不可劃缺的一環。

從前是兒童的我沒有出街的自由,但卻可獨留在家。 在家當然要找玩啦,難道真的會乖乖坐在一旁看書溫習麼?

玩一: 玩翻箱倒籠

翻的倒的當然是父母的箱籠啦! 由帳單到相片,衣櫃到鞋盒,父母的東西永遠都是神秘而吸引,特別是他們的年青照片,是一個你未認識的年代,卻展示著你最熟悉的人物。 大衣櫃,單是躲進去就已經是過癮。

玩二: 玩老豆缸魚

用網好,直接用手去撈好,總之就是要打攪那些金魚。 我有一個奇怪的想法,我要愛惜生命的概念,是建基於弄死/虐殺得小魚(用於餵金魚的小魚)太多,最後到達連自已都覺得討厭的程度,因而收手。

玩三: 玩火

學會玩火,第一次應該是在公開默許的情況下,就是在中秋,那時在中秋前後燒紙煲蠟都是理所當然。 玩火,可以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單純的燒、控制火源,都是過癮。 例如在馬桶裡燒紙 (因為易於毀滅證據),不過換來是要在惶恐中擦馬桶,因為馬桶會被火燻黑。 第二階段是玩煮食爐,煲水、煮食物,都是沒有章法的煮,將食物和醬料溝來溝去煮出怪東西。

不過玩火的確是十分危險,例如妹妹曾經因為要模擬在黑夜點燈籠,結果就在書桌底把燈籠燒著了。 又,曾試過將火機裡的石油氣放出來,看著它由液態變作冷冷的氣體噴出來。 這些,當時沒覺得甚麼,但現在想回來才知驚。

玩四: 玩電器

學習由第三身角度「觀察」自己,由玩錄音機開始,自己的聲音原來是自己不認識的。 自從學會將播的錄音帶在兩角貼上膠紙後就可以作錄音用,爸爸的許冠傑、徐小鳳都給我滅絕了。 要錄的範圍很廣,例如在將要出門時、臨睡前,把無人的家錄音起來,總希望會有些神秘的 event 可給我發現。 錄阿爸的鼻鼾聲。 錄阿妹被阿爸阿媽打的聲音。 和表兄弟用漫畫作劇本的廣播劇等等。

玩五: 玩睏覺/玩家裡冇人

這兩個遊戲目的都是要嚇阿媽。 在失驚無神時去出來嚇媽媽。 玩睏覺是在媽媽臨回家前扮睡著了;玩家裡冇人是在媽媽臨回家前躲進衣櫃或桌底,務求令她相信家中是沒有人,要去搵仔。 不過我們永遠是嚇她不到。

***

從前的獨處是在割斷對外聯系的情況下渡過(小學時的我是不會煲電話粥的),電話只是用於等待媽媽打回來,我們報平安。 現在想來,上述的「玩」都是一個成長的過程,一邊在模仿成人,一邊在學習駕馭家居,當然在有家長的情況下,這些都可由觀察中慢慢學回來,但在獨處時就變成了速成班,是真人RPG,也許更像龍珠中的「時間空間室」,成功走出來的,定可特飛猛進。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