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6, 2008

大蛇與小怪

日前讀通寶的1519日,說到官大人的補水問題,非常有同感,亦想到從前工作地盤發生的故事。

先說說地盤的背景: 地盤是建公屋,有屋仔部的人駐場監督承建商的工作。 從前屋仔部多工程時,多時只派乾收銀 (consultant) 來坐地盤,屋仔部的成員只會作八府巡按,東巡巡西巡巡的這樣。 不竟坐地盤是辛苦的,我們怎捨得要尊貴的官大人捱懷身子呢? 之不過呢,近年屋仔站工程都冇乜,有人滿之患,所以都要官大人真身落場看工程了。

一項工程裡,屋仔部在場的最高話事人是大「牛」,通常只有一隻;再下一層是「副牛」,通常有二隻;最後是「小魔怪」,數目通常是按要建大樓的數目再加一。 不過上述的生物在我們的口中都是阿蛇,有大小之分。

大牛的工作是監控工程進度、承建商表現之類及管理他旗下的各類生物。 小魔怪的工作是在前線檢查承建商的各項施工。 副牛則主要協助大牛完成日常工作。

我從前認識的大牛,手下的兩頭副牛,分一文一武,文的負責鑽研文案,武的就負責對外放風及為小魔怪們爭取最佳待遇 (也即是管理他們)。 放風者,即係將大牛所擔心的、想要的、唔想要的之類轉告地盤有關人等。 至於管理小魔怪,主要都是編排他們的OT,確保人人雨露均霑。

因為按屋仔部的規舉,大牛到副牛都是五天工作,沒有OT;小魔怪是五天半,餘下的星期六下午誰人留下誰人便可OT,誠則OT有錢,但也不是個個願意開的,加上要OT 也要有名目,一般是要落石屎才可留下,所以副牛除了要安排誰人開OT外,還要確保該項工程要如期發生,這點就要和承建商互相配合啦,有時工程過了高峰期,有些日子真是沒有石屎落,但因為要滿足小魔怪的要求,地盤不編排也得編排一些工作出來。

滿足小魔怪的要求對於工程來說是非常重要。 於承建商而言,工程都要他們來檢查,他一句唔OK,或看的時候睇耐DD都足以動搖工程進度,蓋收貨標準雖有天書記載,但如何善用箇中的灰色地帶便是考驗大家係唔係老友了。 於屋仔部而言,大牛與副牛都想工程順利,早日收貨,這能影響晉升,相反到小魔怪的一級因為從前屋仔部要凍結職級,很多小魔怪也升不了副牛,人工早已到巴頂,成為掘頭進士,有的真會把冇職升的怨氣發洩在工作上 (他們是不可能被炒的),玩工程,分分鐘還會連累上級。

例子有: 1)唔OT,地盤有工都開不得,結果要副牛做義工。 2) 遇到一些條文灰色地帶時請出大牛作詮釋,小魔怪會選擇最保守的方案 (通常這也是承建商覺得最困難的方案),然後當著大家向大牛說:「咁咁咁都比得佢做,阿SIR,如果出事點算先?」,這時候就算大牛想放水都不能啦。

所以如能用利字當頭,好好管理小魔怪們,這對整個施工團隊有莫大幫助。 套用黃仁宇的說話: 擦皇家佬的鞋乃全民(地盤)運動也。 那種地盤佬的悲哀,真是唱十遍「男人的感慨」也未懂一二矣。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