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1, 2008

衝你老味

看無線奧運,主持人預報賽程,每當數到中國隊有機會奪標的項目時,總愛用上一句:「衝擊金牌」或「衝擊獎牌」云云。 果真好學唔學,學埋共產黨的衰中文,遺禍子孫。

據中華民國教育部字典所載,「衝擊」有以下四解:


1) 衝向敵人進行攻擊。舊唐書˙卷一○九˙李嗣業傳:「嗣業每持大棒衝擊,賊眾披靡,所向無敵。」水滸傳˙第一○九回:「王慶傳令旨,教前部先鋒出陣衝擊。」
2)衝撞碰擊。如:「海浪衝擊岩岸。」
3)嚴重影響。如:「國際油價的大幅波動,產業界受到很大的衝擊。」
4)陸地區指強烈挑戰。如:「接受新手衝擊。」


而在「衝擊金牌」前,我只會在新聞中見到「暴徒衝擊銀行」呀、「無證人士衝擊入境署」呀、「長毛衝擊立法會」呀之類的「衝擊」,都是和無秩序、暴力、混亂、失控、挑釁連在一起。

層次低一點,我假設中國隊參加奧運真是為了「大立」、「狂掃」所有獎牌以示國威,視其它參賽者為敵人,亦不用「衝擊」前「衝擊」後啦,乎「衝擊」者,只有以弱攻強。 偉大中國隊一出場早已傲視群庸,亦不值自貶身價去「衝擊」他人。 用語上倒不如直接用「立」用「掃」好了。

若你還當奧運是一個文明競技,促進國際友誼的活動,雖則係贏硬都好,用語上還是應該文雅些,「有機會問鼎金牌」、「有機會獲獎」之類亦可!

每次無線主持們懶係肉緊的在說「衝擊金牌」「衝擊金牌」時,真是不知所謂至極,聽得人無明火起,忍不住說一句「衝你老味」!

15 comments:

cow said...

衝擊金牌這種用法倒未必是共產黨的發明。

任何一個地區的民眾都有用錯詞的可能,而未必總是一個政黨的功勞

方潤 said...

就算不是共產黨首創,也恐怕是內地人先用。

傳統中文有很多詞語可以用,例如「爭奪」。

Gwai said...

「春風又綠江南岸」,依現代標準漢語,「綠」是形容詞,又怎可作動詞用?只依字典意義運用語言怎可能產生創新意境?

據說今年國奥隊拜望更進一步,要超越上屆金牌最多的超級美國隊。目標好高,在這種語境下將「衝擊」作超常用法倒可以顯示,如你說,不失前仆後繼以弱攻強的意味,甚至自謙有點非份之想。「大納」、「大掃」?擺明暴發戶嘴臉,五哥不是要陷國奥隊和粉絲們於不義罷?

方潤 said...

就算如此,把「衝擊」用在「金牌」上畢竟是不對頭。

你指的是「衝擊金牌榜」而不是「衝擊」那個「金牌」。

Gwai said...

「衝擊金牌榜」可以,「衝擊金牌」亦可以,不過兩者語義似有不同。前者在獲取最多金牌時,志在名次;後者則盡最大努力爭取金牌(至少一枚),但數量排名則不在目標之列。
例如「二流運動員試圖衝擊金牌」和「國奥隊在衝擊金牌榜」,兩句都不難理解,既清新亦合乎語感。說「二流運動員試圖『爭奪』金牌」,常規語句太悶了罷?

rm501 said...

貴師父 long time no see~~

「衝擊」我覺得是用得不宜,不是說它不能用,此其一。

二是用語的品味問題,這個可能是受主觀影響吧,大陸 so call 的「現代漢語」用詞每每在書體上、聽覺上都給我很突兀、造作的感覺。

用「衝擊」在句子裡可以給受眾刺激 (即不悶呢),另一方面卻使句子的意思去更「太盡」,連同牽動起我既有對「衝擊」一詞詞意的理解,某程度我覺得這用詞是構成了「語言暴力」,這是我別一個的關注。

當然時代在變,用詞可以日新。 但在為句子強添「刺激」或貴師父所言的「清新亦合乎語感」時下一次的新創造又會是朝向那一方向走? 會否是更「暴力化」?

你或許會想:O車~ 你咁都算係「暴力化」,你的標準很高呢! 的確我在內文建議代替「衝擊」的用詞都是較中性/平和,「奪」字本身我都想避用。 這一點的想法,我是由一個不切實際的例子想起,由泡女,溝女,到介女,這些用詞是朝「更快即有成效」走發展,用詞習慣了更不可翻回頭,如現在鮮有人用「溝女」啦。 按這想法,假若 n 屆後「衝擊」都被聽慣了,難道我們要去「強爆金牌榜」?

最後我發覺連無記新聞都是在「衝擊」前「衝擊」後,彷彿是在執行一次大陸用詞殖民計畫。 在「打造」「找緊」「加大力度」等等的衝擊下,我對「衝擊」或許是想多了,但我真受夠了。

Gwai said...

五師叔:

我明白你的苦心。除了語義的適切,考慮也在(審美)品味上,由此而牽涉修辭搭配的宜與不宜,只係程度問題,而非絕對分明的對錯問題。

先說,「衝擊金牌」一語來自內地、台灣抑或香港,跟修辭的表意傳情沒有多大關係,容我撇開不談。

其一,中華民國教育部字典所載的第四點「陸地區指強烈挑戰。如:『接受"新手"衝擊。』」,其語義就切合如「二流運動員試圖衝擊金牌」的用法,將「二流運動員」改為「新進運動員」就更明顯。這是字典根據,用法未覺突兀或鄙俗。(我認為字典意義不能窮盡某字詞的所有意義。我採取語用學(pragmatics)的觀點,言語意義必須從「使用」(即語境)中來理解。)

其二,前文提過,「衝擊」可有正反兩個含意,正者在奮不顧身、盡最大努力,反者在以弱攻強、不自量力。以謂語「衝擊金牌(榜)」來修飾志高但實力仍有待考驗的主語運動員/隊就能一語雙兼。其他如爭取、奪取、問鼎、獲得,均缺乏這種複雜情緒的正反意味。

其三,衝擊常識、衝擊腦袋、衝擊智慧等搭配也屢見不鮮,例如,「她的溫柔和知書識禮完完全全地衝擊著我對草根蟻民形象的常識」,這句有意料之外的意味,但絕不覺無序、粗暴、挑釁。

其四,續上,「語言暴力」要從語境中理解。「…無證人士衝擊入境署…」,是語境帶出失控和暴力味,不必然從衝擊一詞而出。譬如你教朋友一條欺騙老婆的絕世好橋,他指著你的鼻哈哈大笑:「嗱嗱嗱,正一係豬朋狗友呀仆街,教我咁講大話!」「豬朋狗友呀仆街」在此係親暱的恭維,不是語言暴力。

其五,再接上,看你正文的標題,「衝」可否配搭「你老味」?一般香港人都知「衝你老味」係「小你老母」的暗喻,這是否言語暴力?但我可以接受,因為從內文中可見五哥引經據典嚴肅地討論問題,而非輕狂亂抓嘩眾取寵。僅僅從單詞「衝你老味」不能就判定為言語暴力。說偶一玩花臣,玩修辭較恰當。

不多說了。幾十年後會否說成「強爆金牌榜」難知,或許到時名次太易得,叫「調戲金牌榜、狎玩金牌榜」也毋妨。又,「語言規範化」放到語音方面,你又見何文匯的努力做出了什麼成績來?總之語言千變萬化。

Gwai said...

後補:
語言(langue, language)與言語(parole, speech)不同。上文有些該說「言語」的卻錯寫「語言」,譬如第四點中應說「言語暴力」。不過,坊間亦不分,也就算了。

方潤 said...

> 例如「二流運動員試圖衝擊金牌」和「國奥隊在衝擊金牌榜」,兩句都不難理解,既清新亦合乎語感。說「二流運動員試圖『爭奪』金牌」,常規語句太悶了罷?

後者「悶」﹖可能。但前者「清新亦合乎語感」﹖我完全不同意。

一個「金牌」怎樣可能被「衝擊」﹖有這樣的語感嗎﹖我沒有。
見到「衝擊金牌」,我只會想起前幾年韓國農民「衝擊」警方的「盾牌陣」的場面。

為何我會接受「衝擊金牌榜」﹖因為至少我可以想像到一種「用盡力擠上去」的意思,金牌榜可以成為「衝擊」的對象。
但「衝擊金牌」是說不通的,因為你只能盡力去「爭取」這面金牌。「金牌」本身並不能夠成為「衝擊」的目標對象。(你打算對這面金牌做甚麼﹖你是打算搶它,而不是用暴力破壞它。)

Gwai said...

詞義有本義、基本義、引申義、比喻義等。我不明白,方潤為什麼要那樣固執,堅持「衝擊」一詞要一成不變地,在任何條件或語境下,總必要有暴力、破壞的負面意思?我前文提到的語用學觀點和例子,看來是白費了。我再舉一例:「一次衝擊味蕾的佳餚,多謝母親」,當中「衝擊」又如何暴力地破壞了味蕾?我們可以想像,或許說者意指吃了一頓味道濃郁的珍饈百味,由此將他呆滯了的味蕾激活了,但不是破壞了;或相反,說者平時吃得太好,對鮑參翅肚早已麻木,今次他吃了母親一次特別清淡的飯菜,覺得味蕾反而有洗滌一下的清新樸素感覺,舒暢極了。所以,從「衝擊」一詞,如果不從其他上文下理去理解,就無法斷定到底是吃了強度很大的味濃佳餚,還是強度輕微的味淡餸菜,但我們只能推論,說者以「衝擊」以喻經驗喚然一新!不應將「衝擊」望文生義地必然視為力度大、破壞性高的一種負面活動。

火星文難豋大雅之堂,但「衝擊金牌」算是火星文嗎?除了電視新聞,報紙如明報、星島,也是這樣用字。我不肯定是否我和他們的語感、美感都出了問題。

新事物有時不容易接受,當年余光中在台灣清華大學演講提到《重上大度山》詩中赫赫有名的佳句「星空,非常希臘」時,就被在座的理工科教授和學生批評其文字調配狗屁不通。余氏反唇相稽:「清華,文化的沙漠,瘋子的樂園。」

方潤 said...

> 我前文提到的語用學觀點和例子,看來是白費了。

看了不等於要認同。
何況就算認同部分的用法,也不代表要認同所有用法。

再者,我也接受「衝擊金牌榜」一詞,我只是說「衝擊」用在「金牌」之上,我認為並不配合。

> 「一次衝擊味蕾的佳餚,多謝母親」,當中「衝擊」又如何暴力地破壞了味蕾?

嘩,大佬……至少D食物分子真係「衝擊」緊D味蕾呀……﹗唔係你邊有味覺﹖
我一直強調的只是「詞性不配」,而不是反對「衝擊」這個詞。所以你根本不需要不斷舉例。

話人固執很容易,正如你自問係咪冇美感一樣。
儘管我也不介意認,我固執兼冇美感。

下次請報紙頭條寫「劉翔屈機orz,fans O嘴」吧﹗

Gwai said...

說你固執是因為你一直沒有提出論據,對別人的理據又視若無覩,只係訴緒個人的情感喜好,現在還要不著邊際的胡扯什麼「看了不等於要認同…」,更甚者,我前文明明白白說火星文難登大雅之堂,但「衝擊金牌」算是火星文嗎?你就是看了等於沒看,硬將「劉翔屈機orz,fans O嘴」相提並論,真係不知所謂。

你一直強調的只是詞性不配?翻看前文,你如何「一直」起來?你一直從「詞義」上說「衝擊金牌」不通,現在才首次說「詞性不配」。詞性嘛,parts of speech,簡單講即係詞類,即分成名詞、動詞、形容詞之類。「衝擊」+「金牌榜」乃及物(transitive)用法,即動詞 + 名詞,簡稱動賓式;如果動賓式成立,「衝擊」+「金牌」,同樣也是動賓式,為什麼卻不配?

漢語表現在語法中的的詞性,本來就不易定(或者說,有些較易,有些很難),前人早亦說過,漢語乃「字無定義,故無定類」,又說「凡詞,依句辨品,離句無品」(按:品就是指詞類/詞性),這跟英語有著相對穩定的形式結構(語法/syntactic)不同,此所以 Eugene Nida 說英語是「形合」(hypotaxis),而漢語是「意合」(parataxis)。現在我倒想看你分析「衝擊金牌」是如何不合語法中的詞性不配。況且,漢語在修辭上,改變詞性的詞彙搭配亦頗普遍,「春風又綠江南岸」的「綠」、「非常希臘」的「希臘」,就是改變詞性而跟其他詞作超常組合。

你說,我洗耳恭聽。

PS. 形合與意合: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13487960.html?fr=qrl

方潤 said...

1. 問題是,什麼才算論據﹖
當然,可能我表達得唔清楚啦。(就好似「衝擊金牌」一樣 :p)

2. 對我而言,寫「衝擊金牌」和「劉翔屈機orz,fans O嘴」是一樣的「不知所謂」。我才不理那是火星文、金星文還是地球文。

3. 我已經講左好多次,我接受「衝擊金牌榜」而不接受「衝擊金牌」。因為我不認為「衝擊」這個運作與「金牌」相配。
「衝擊金牌榜」可以設想為「靠蠻力擠上去金牌榜」,但「衝擊金牌」是什麼意思﹖你想衝散定撞跌個金牌﹖(想像韓國農民「衝擊」警方「盾牌」的動作﹖)

其實你想「搶」個金牌之嘛,衝乜鬼野擊o者﹖﹗
說話應該用配合意思的詞語,我不知道有哪些表達「搶」、「爭奪」的詞語可以符合你「清新」的要求,但我肯定「衝擊」不得符合表達這意思的需要。

(又,之前提到「衝擊常識」,也可以理解為「挑戰」或「推翻」常識。但這層意境可以以金牌為標的嗎﹖我不認為。你挑戰的是金牌﹖還是對手﹖)

4. 因為我反對的原因其實一向如上,所以你同我講咩文藝表達、或者「動賓式」根本毫無意義。
問「同樣也是動賓式,為什麼卻不配?」,對我而言就更荒謬,根本不是我要批評的。

我不是讀文字學的,如果「詞性」只能解「主/動/賓」之類的東西,麻煩你幫手找個專有名詞把第3點的意思歸納一下。就此謝過。

5. 既然稱得上「超常組合」,就自然會引來反對啦。很出奇嗎﹖
「春風又綠江南岸」是歷來公認的傑作,用一個字就表達了植物欣欣向榮的情況。
「天空非常希臘」被人說狗屁不通,其實我也不明余老想表達甚麼。

「衝擊金牌」不是文學作品,是新聞用詞,是否可以踏實一點﹖
(就算八卦周刊封面那些淫賤形容詞,至少還比「衝擊金牌」容易理解一點。)

Gwai said...

既然提出了「詞性不配」,請問你對「詞性」的討論又去了哪裏?隨口嚇唬人後又逃說自己不是唸文字學,原來連「詞性」是什麼也不清不楚(中學的英文科、國文科都沒教 parts of speech 或者詞類/詞性嗎?)。現在撇開詞性又重複那堆「衝散定撞跌個金牌、搶、爭奪」等負面意義,不又是轉回「語義」的範疇嗎?前言不對後語,何苦?

語義要看語境,這句話我前文的解釋和語例說了多遍,恐怕你讀不懂了。正如有些死硬派認為,“boy” 的詞義特徵指生理上必屬雄性、小孩,所以當 Tom 跟 boy 配搭時就必須仍指雄性生理,若否,就一定是錯誤組合的火星文。

你說「品味上」不喜歡這種配搭就成,正如某女性三圍34、25、34,你不喜歡就是,又何必老說其不對頭、不通、不配、不是人。

為人師表,遺世獨立,眾人皆醉你獨醒。祝你好運。

PS. 更正:前文「煥然一新」錯寫「喚…」;syntax(語法)錯寫 syntactic/s(語法學)。

方潤 said...

謝指教,英文科不會教中文,中文科好像也沒提過那堆東西叫「詞性」。所以抱歉了。

我用詞時的確不小心。你說那是語義,那就語義好了,我的看法就是在語義那方面。
你是講了很多次,不過我沒法子同意,那些「語境」可以支持你這樣用。我不能接受你那些解釋,你就當我固執好了。

不過,我不喜歡人家討論時老是扯到我的職業上。
對是對,錯是錯,對老師非老師都一樣。無論我是否老師,我都會盡量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