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9, 2005

他鄉遇戰犯

The Battle Box - The Day Singapore Fell

博物館位於 Fort Canning Park 的防空洞內,在新加坡淪陷前 (15-02-1945) 是盟軍的遠東司令部。 博物館的目標鮮明,就是要模擬在新加坡盟軍投降前一夜,在這司令部發生了什麼,如何改變新加坡的命運。

博物館會派出一名導賞員,按時組團出發,為參觀者沿途解說。 參觀當日,參觀者十五六人,除了我們一家人外全都是外國人,各人申報國籍,來自英美澳香港,都是同盟國成員,同仇敵愾,導賞員分外落力 (這是他自己說的)。

新日之戰

對戰爭歷史沒有認識、不諳英語者前來也不必害怕,因為博物館佈置用心,先要燈光昏暗,背景放著鎗炮聲音,氣氛肅殺,令人不寒而慄。 防空洞內也配用先進光影技術,如上圖像望遠鏡的東西,房中有空桌空椅,但由「望遠鏡」望進出就可以看到一眾將士來往忙碌,如是者,洞內的電報收發、密碼解讀、信息存檔的情況放在眼前,活潑展現,使參觀者看得明白。

新日之戰

新日之戰

沙盤匯演,日本軍隊入侵新加坡的情報即時傳回司令部。 聽著耳機,聽著日軍步步進迫。

新日之戰

洞內的最後一個展覽室,駐新加坡的最高司令阿瑟‧普西佛(Arthur Percival)在和眾高級將領討論交戰情況,應否應日軍要求作無條例投降。 最後房間的燈光熄滅,在牆上放出由日軍拍攝阿瑟將軍簽署投降聲明的片段。 對著阿瑟將軍就是意氣風發的「馬來之虎」山下奉文

3 comments:

肥力 said...

新加坡比香港遲約兩個月「玩完」。

卻說當年英國人亦吹到新加坡固若金湯,但係都係得個吹字,裝備唔夠不在話下,連馬來半島打入來點防禦都冇好好計劃,結果畀日本仔o係馬來亞東北角打入來,得o左。

當然不可不提係兩艘英國戰列艦點樣「壯烈犧牲」o既經過啦。簡要而言,係o係無戰鬥機掩護下開入暹羅灣,結果畀慢慢飛o既中型轟炸機帶魚雷搞掂o左。

rm501 said...

:),所以阿邱係戰後都好唔妥 Arthur Percival,不過呢,在香港的戰俘"待遇"又似乎比新加坡的好,起碼都不用去起"貴河橋啦~

la chambre 501 » 他鄉遇戰犯 II 五零一號房 said...

[...] 坡的盟軍投降時死不甘心的模樣。 坐在卑躬屈膝旁的光頭佬,就是在 Fort Canning Park 看到意氣風發的「馬來之虎」山下奉文了。 這回身份逆轉,阿瑟‧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