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2, 2005

粗鄙

午飯時走進人家冷氣商場竟情不自禁的呻吟起來,「啊~」了一聲,因為實在太爽,自早上七時多踏出地鐵站,身上的內外衣褲未曾乾過。 幸好商場內人流不多,我的剎那歡愉未引起途人注意。

很多時候我都會幻想自己可以變成亞諾舒華生力啤電影中的水銀機械人T-1000,咕嚕一聲,化作一灘水,被大地吸引。 如此場景當然是以冬日早上的被窩最為美妙。 這兩天想像的地方有二處,一在工地,咕嚕一聲,監生曬溶我吧;一在冷氣地方,剎那降溫,靈魂飄至極樂九重天,咕嚕一聲,給我如此死去吧。

死聲連連大吉利是! 照我說,現在的情況最像《監獄風雲》的新生入冊,一個外來人打入全新世界,先要準確摸清A倉B倉的人物關係圖,事無大少事事要問,奈何又沒有一個像Morgan Freeman 或者關海山的物體,話知我幾時有餸加,何時有雞翼食。 不過沒有黃光亮與大傻,已是萬幸萬幸。 又似《人海孤鴻》,攪了整天才一在沒冷氣的密室找到椅桌自我安置,在 unplug 無電腦的環境,打開我「xx」部的天地,有時我都覺得是幾壯烈,眼角也不其然的濕了。

「xx 主任,甚麼甚麼」,最怕是人家這樣叫,我會好驚。 怕是多答兩句,原來牛頭不答馬嘴,Be smart 未能,已經 be fool。

come on,有一個 damn 肉酸的名詞叫「磨合期」嘛,要邊學邊做嘛。 我知道呀,不過是發洩下之嘛。

又聽人家說,前公司的甲乙丙,三個又走在一起,照舊公司的生意方略照 dup 一次。 今早在曬時看著錶,早上八時半,早一個月前,我還是剛剛起床,等待在公司樓下看報紙吃早餐。 還樣的生活再下去,還是不想。 人生應該有朝氣,嘩,好像今天的太陽,曬到無影。 活該~ :)

又,其實此刻我好想寫信給一個人,這念頭在我乘飛機回港時想起,但在飛機上(還要是華航),問空姐取信封信紙,好像有些大吉利是,起碼我不敢開口問。 信的最後一句會寫:

重新踏上起跑線,既徬徨,又充滿希望。
共勉之。


嘩! 幾 Q 感動呀。

8 comments:

nikita said...

「磨合期」是很苦的,加油啊!

有無 d 語意相似的詞來代替「磨合」?

rm501 said...

「適應期」「摸索期」之類,我會覺得文雅好多。

瑪姬 said...

我比人叫做環保小姐~ 叫左4年勒~
其實我好想同佢地講~除左環保之外
我仲有其他野攪架~

公園仔 said...

所謂哥前哥後三分險,人家太客氣的稱謂,我都不敢照單全收。

寒竹 said...

501兄:你現在大概很辛苦吧,努力熬下去啊,會否極泰來的。

晨 said...

人o地叫你xx哥,你回敬人o地為xx姐o羅
幾好o丫

sf said...

噢, 告吹了 - 香港歷史博物館, 跑馬地墳場遊.

`戶外節目,將於以下天氣情況取消:
i. 若天文台於節目開始前3小時懸掛三號或以上風球;或
ii. 紅/黑色暴雨警告信號已經生效。'

Wing獸 said...

聽聞小弟你升官兼發財,看來果然不是亂扯一通的...
那下次要請我們幾個到老地方吃大飽喇~

(正在學著如何表現得無賴...: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