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3, 2005

忘不鳥

當新聞在播「禽流感」,說可能會人傳人,說某國發現候鳥帶有禽流感,說是H5N系可能會變種,說如果爆發起來可能會有上百萬人死亡,隨後而來的畫面便是一群全身白袍眼耳口鼻罩齊全的人出入雞場,一袋袋的黑膠袋,屍橫遍野。 我的確感到很恐怖,恐怖源自人類要「主宰一切」的權力伸張。 非我族類,只要有原因/籍口,皆可殺之。

當然,想起動物傳人的病,我們會即時想到中古時代的鼠疫,半個歐洲的人也死掉,你說恐怖不恐怖? 那麼「禽流感」甚能不加以提防?

我會想鼠疫的流行,有歷史因由。 人類要群居,住在城裡;要舒適生活,免卻手停口停,要屯積食物。 既要如此,又不懂衛生常識,惹得傳染病來,我覺得是合乎情理發展。

到了發現禽鳥有病,可能傳人,要祭著護防的旗大舉殺掉家禽,把遷徙中的候鳥變相說成傳播病毒的死亡使者,把可能性最大量化,危機出來了。 你可能害我,為了保護我自己,所以我要殺你。 這時不妨想想,是誰先把家禽作高密度監獄式的飼養? 生物間明明有各自的生活圈子,是誰不停的向其他生物的生活圈子步步進迫? 鳥不同於鼠,牠們不會自動走上你家門。 (樑上有雙燕、飛入尋常百姓家、雁字回時...... 如此詩情畫意的例子,放我一馬,還是不好觸動。)

「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現實我們就是相反,損天地萬物而獨自大。 在農場作抽查,發現其中有樣本有「菌」,整個農場的家禽也要遭殃,場景像不像納粹黨抽查集中營? 老弱殘病死命都要裝健康,打面,擦冷水,在所不計。 人類獨大自然界,為了自身延續,所做出的東西,才是最恐怖。

難道「禽流感」會死人,你可以不理不防,任其爆發嗎? 我想這篇文要旨不是談這,也沒有有這導向。

或許我的「牢騷」出自一個理想/想法的破滅。 從前說,天空的飛鳥最是自由,卻原來牠們連生病的自由也沒有。

3 comments:

瑪姬 said...

據聞繼沙士之後,下一個預計可能會在香港爆發的疫症又會係禽流感,政府部門現在研究對策。當然可能係,亦都有可能唔係,但contingency plan 不可無。

港燦 said...

manual trackback :

http://kong-chan.blogspot.com/2005/10/blog-post_22.html

寒竹 said...

人類最荒謬就是以為世上動植物都是因為自已才存在的(早在舊約聖經便有此觀點),所以動輒濫殺,但大自然終有向我們討債的一天,假如人類消失了,對地球與生活其中的其他動植物會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