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05, 2005

由《情書》想起些沒品味的東西

星期天去看了《情書》,但今篇不是談電影。

第一次看《情書》是在大專,是同學借給我的 vcd。 這同學是我在大專裡的好朋友,從他身上流傳出來在同學間傳閱/傳聽的東西很多,由關正傑的 cd 到飯島愛的 vcd 也有。 印象最深是有一次他在廁所中贈我當年引得萬千少男口水"the the" 涕,被喻為日本楊采妮,程嘉美封面 Penthouse 一大本。 嘩! 坦白講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及擁有一本咸書。 想起,感覺依然震撼。

3 comments:

公園仔 said...

房東你真純情,想當日見程小姐已無震撼,現在反而有一絲絲懷舊之情。

XexeX said...

想當年我都有買,仲Keep到而家 @@

rm501 said...

xexex: haha~ 唔怕同你講~ 書雖然掉o左n世,但書裡那篇咸古我真係仲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