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07, 2005

全能 萬能 無能

一天妹妹對我說,好奇怪,你覺得不覺得「全能 、萬能、 無能」,全能的一定是神,萬能的一定是物件,無能的一定是人? 聽著又好像有點道理,不過「一定」可以改改,改作「多數是」或許會好些。 全能的是不是神,無能的會不會只是人,沒什麼意見,但指是「萬能」的卻可一說。

用來形容數量多,單位多愛用「萬」,萬家燈火,萬千星輝,百萬富翁之類。 或許這是貝傳統性的,由古代到近代,在中國人的生活中,「萬」是可接觸,可理解的最大數值單位,一到了「億」和「兆」,字意或許變得虛浮,淪作虛詞。 當然這些都是我的大膽假設,沒有理論支持,唯一想到是從前用的「四萬萬同胞」。 「四萬萬同胞」到「十四億國民」,由用「萬」到用「億」作量詞,應該也是一個中國現代化的側寫。

又不過,本篇想寫的也不是這些。 此乃本站「氏帶奧」,總愛先來一大段無關痛癢的開場白。

妹妹說起「全能 、萬能、 無能」前,其實還有一番說話,三個「能」也是她一個無厘頭,帶有慨嘆式的總結。 先前我們是在「談宗教問題」。 要說這個話題,我們離不開用電視「恩語之聲」作框框,模仿他們見證時用的對白來揶揄一番。 當然我們明白要揶揄的對象,是傳教節目用的技巧,拍攝手法,故事/說話的重複。 節目總不離是一個從前迷茫的人,自信的說:「我不信神。 世界上怎會有神?」,經過一輪轉折,主人翁又是信神起來,sum up 的說話是:「我發覺去到最後,唯一對我們無私的,給予我們無盡的愛,安靜平和的,只有祂。 從前我不信,只不過是我不願意打開心門,讓衪的愛前來。」之類,說著鏡頭不是影著他在公園嗅花逛沙灘,就是在祈禱,或是一大班「兄弟姊妹」手牽手,主人翁拿著搖鼓,雀躍起舞。 每一集都是這樣。

他們說的「愛」是要到「沐浴」的階段,沐浴在愛裡面。 這些令我想起是「味吉洋一」的橋段,這個海鮮窩味道如何? 味皇用銀匙一試,瞳孔擴大,閃光,跟著海濤浪打石,味皇驚嘆一句:「噢! 是海的感覺!」

我明白在他們「相信」的體系裡,「神」的存在是永恆真理,如日出東方,理所當然。 要將「日出東方」的事實,說出來,除非你是傻,否則怎能不信? 悶與不悶,手法如何,只是一個相對的問題。

妹妹說,她身邊的朋友,不時也愛拋出一句,「不如找天我們一起回教會?」。 也有人問她說,你信神嗎? 她卻道:「我信,因為荒謬。」 友人大驚,勸她不要再這樣說。

我不十分知道,她的說法是在哪裡蘊釀出來。 不過,如果一定要我用「我信」的模式來答,我想,「我信」會因為它的傳統、組織與紀律 (discipline),尤其是「感恩」的一項。 當然知道「感恩」的,非「耶教」專利,但要我選潛意識中還是對天主教有多些好感。

世事茫然不解,能找些規範,道德標準來追隨,應該是不錯。 未能信神,但愛由衪衍生出來的東西。 我信這,又如何?

不過日常聽到最多的版本是「教會多女」,所以可以一「信」。 對說法,心中閃起的第一句是,「我不至於這樣走投無路吧?」。

7 comments:

小影 said...

相對來說我較喜歡基督教,正是因為天主教的「傳統、組織和紀律」,要經由一個中央集權而且由「比較接近神的人」來做中間人...我不喜歡這設定

「我不至於這樣走投無路吧?」這豪氣好!

Stannum said...

走投無路﹖小心得罪廣大女信徒呀﹗

Sleepmore KILIK said...

其實所有宗教都有一個基本要求︰ 佢講乜, 你信, 唔好「叉輪住 challenge」佢, 因為宗教難免會講到人生, 世界觀之類既問題, 而呢類問題通常宗教好少會提及。

好多人對某些宗教反感既原因, 不外乎係信徒太過「sell 保險」, 所以明知有D朋友係信徒, 我都會一早講明我晨早轉左會, 唔使 sell 我。

講真, 教會多女… 唉, 我仲係單身, 可能呢個就係我唔信耶穌, 佢對我既懲罰!!

rm501 said...

睏多d: 唔係掛! 個懲罰咁"毒"~~??!!!
棧主: lee d 先叫"尊重"呀~
小影: "豪"都有代價o既....

寒竹 said...

501兄:
令妹一句:「我信,因為荒謬。」 如果是自己意思的話不可少覩,她的料子不在你之下啊!如我有兒女,希望有你倆兄妹般質素。

esther said...

你個妹把口都幾勁...

admun said...

hi,

passing by... and found that your rss feed is brok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