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1, 2006

一個人的作戰 (狀元篇)

對於工友甲的話題,可以說是一浪接一浪。 早於「找個女朋友」前,工友甲還有一個別號叫「狀元」,雖則「狀元」現在已是 out out 地,但為填補歷史的空白,這個起朵的經過,還是要記錄一下。

話說有一回,機緣巧合下,工友甲得以部門代表暨十九主任身份出席一個培訓活動,同場參與的還有地盤老總及其手下管工一二三。 培訓的內容很簡單,先聽一個三句鐘的課,再來一次考試,有二十題的選擇題。 合格便可以受予資格作某一類的工序及檢查云云。

管工一二三,有一個是後生仔,一個是老人家,另一個是渴睡症的。 課在下班後上,渴睡症的一個,方才熄燈放教材便是睡覺去,餘下的三人連工友甲的學習表現尚算殷勤,只是間中釣魚。

三小時過去,到了考試時間,考試題目有兩份,所以答案是不能和隔鄰同學互相交流。 工友甲和一眾工友平排而坐,問題卷與老人家和後生仔相同。

說到底,工友甲都算是大學生,亦是部門之首,試場身經百戰,面對區區ABC IQ 題,甚為不屑。 剛發卷,一看,工友甲說對渴睡症說:「EASY 啦! 一百分呀!」,渴睡症只有支吾以對。 匆匆數分鐘,試卷便告完成,還得四處張望,見到是老人家在托眼鏡又除眼鏡,很是狼狽,但見工友甲卻是從容萬分與渴睡症一起討論試題。 臨行前,渴睡症更代表工友甲向老人家提出援助,說要借卷給他參考。 不過老人家是條硬漢拒絕了。

課程完畢,試卷發回。 老總一百分,渴睡症九十五分,後生仔九十分。 工友甲的心情卻十分詫異,因為他只有八十五分,居眾人之包尾。 懶是高人一等,想要拔刀相助的老人家,自力更生得滿分一百。 幸好他拒絕「援助」,方才避過一劫。 真屬萬幸。 工友甲更顯尷尬。

翌日回到公司,又是工友乙,他追問:「聽人家說,你考試很高分! 想一定是了。」「呵呵呵,大學生‧」,笑笑口又是走開了。

午飯時,工友甲的糗事當然是是日頭條,人家問渴睡症,考試題目是否很深? 渴睡症答:「不知道呀,一堂我都睡了一大半,所以得九十五分囉。」,那一個「囉」字,畫龍點睛。 他又說:「同場的那個判頭工人,好像識字不多,要老師讀卷。 卷發下來也有九十分。 哈哈!」

當然工友甲是百思不得其解,填的答案究竟錯在那裡。 不過立竿見影的是那後生仔經過這次考試事件後,都會喚工友甲作「狀元」。 實在令人哭笑不得。

3 comments:

Maggie said...

請你替我轉告工友甲﹕驕兵必敗~

Stannum said...

叫得做工友甲﹐梗係才學甲天下既狀元啦﹗

bao said...

開個工友甲列傳啦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