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8, 2006

斜陽裡阿伯更壯

斜陽映照,馬路灑透水,顯得人與影子份外澄明。

實Q

這就是我們實Q(守衛員)每天工作之一,洗馬路。

曾經一個賣報紙、一個實Q是我童年時的夢想職業。 賣報紙者可滿足我索求不同資訊(姿色亦可)的慾望,而實Q者皆有大量待機(IDLING TIME)時間供我看書看漫畫看雜誌。

大 專的暑假時,在家附近的商場剛好招聘夜間實Q,確實是考慮了很久,但最終還是放棄報名,原因是我發現在潛意式中怕黑與怕鬼的恐懼應該是比愛讀書的慾望來得 大。 結果反而是去當了CSL (香港電訊)的電話推銷員,賣的是虛擬附加服務,專人代接「未能接通電話」再用 sms 通知機主有人call 你。 套用現代術語這應是 value added services。 在愛垃圾 (ericsson)細龜、sim 咭有分大小及電話費高昂的年代,這服務最大的賣點就是(據稱)可以減少通話時間,用錢買服務來佔電話公司的便宜,相當匪夷所思。

Anyway, CSL 的工作也不錯,三十多圓時薪,有望海寫字樓,飲品無限添飲,最體貼是個人銷售目標僅是每天一張單。 「生意」淡薄時,可以在玻璃杯上畫條金魚,灌滿水,放在窗前,討個風生水起年年有餘的彩頭。 意境一絕,但效果成疑,因為是我獨創的。這樣便是一個暑假。 時維一九九六年的盛夏。 CSL 的月薪有六千多,要比現在天天洗馬路的實Q還多,所以有人說我「真幸福」,某程度上是不容否認。

2 comments:

mokit said...

中五暑期工,我都係做下速遞咁,100蚊半日。
版主都可算係幸福之人,唔知你又有無睇過剛剛的星期二檔案呢?

寒竹 said...

九六年,錢還是不難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