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7, 2006

兩生瓜

life in a bottlelife in a bottlelife in a bottlelife in a bottlelife in a bottlelife in a bottle

life in a bottle

兩生花》使我最不明白的地方是竟然會有人為一個不為自己所知,又在感覺上應該存在的「另一個我」而感覺到歡喜或者落寞,喜喜悲悲不由自主,總會由一個不知名的角落突襲而來。 成就這一種富有「深度」的感應,首需要是心不在焉,幻想放縱,就如整場觀眾目光都在舞台時,亦要眾裡尋他,那怕只是鏡中倒影,都要把布幕後的人,偷偷看的看個夠。

《兩生花》的故事看似玄幻,在細節中、光影間滿有詩意,但在平庸世間中卻是天天上演,看得人目不暇給兼眼花撩亂。 就似是選美期間的「青衣薜凱琪」 或是流浪網路中的「A貨版周杰倫」,霎眼看僅像是以假亂真,供諸君一笑之作。但如果背後「A貨版周杰倫」在pk之時,真的周杰倫會失神落寞,不知所謂何事,那就真是有趣至極,亦可以解釋為何名人紅星,多是給人不可高攀,情緒飄忽,難以相處的感覺或表現,像碧咸之類,他的兩三四五六七......生花偏佈全球,要是他感應強的話,每人隔個月失驚無神的情緒突襲他一會,就足夠讓他崩潰了。 因此我對 Micheal Jackson 的四川變臉有了新看法。

當然, 《兩生花》中的 double life ,面相不是要點,那種冥冥相連情感互穿的意境才是核心所在。 不過電影最令我驚喜的地方是主角用來看折扭光影的玻璃球,它正正就是一顆三星龍珠。 不能不向鳥山明來個致敬!

電影中有一幕,兩位主角在廣場擦眼而過,A 看著 B 看得出神,若有所思,驚覺世上真是有人如她,於同一天間下。 B 卻是茫然不知。 類似的經驗我有過兩次,我都是當 B 君者,一次和朋友在街上,他們說方才街上有一個派廣告的和我長得極似,問我見到他沒有? 我回到一看,卻毫無發現。 另一次妹妹回到家中,說方才在地鐵有一個男的又是和我長得極似,她說當時甚至有衝動打電話給我來引證那人是誰,在形容那 A 時,她說:「那個人和你一樣背一個X袋,同一款眼鏡,樣子就和你的X啊! 哈哈哈! 阿媽,你失散咗個仔搵返喇!」說時興奮到不得了。(X和X是同一個字,是什麼自己估好了)

有時我也會好奇,我的兩生瓜究竟是怎樣。不過他要是像我,或是我要是像他,對兩方來說都是不值得恭喜。 或許一天遇到照鏡一樣的我時 "Oh! Shit~~" 反而更像是開場白。

2 comments:

PK_ said...

你係浸緊果味/香草味vodka, 用vodka養植物, 定係用個樽養植物咋?!  XDDDD

"兩生花", 如果用兩個角色去睇, 唔好focus係樣貌一樣果度, "兩生花"係人同人之間, 生命既相連相似相遇同相知方面, 實在好啟發思考同感受.....亦可以當做幾個"我"來睇, 他我同本我, 可以有過去既我同今日/將來既我, 一樣可以有呢個空間既我同另一空間既我, 對望甚至對話!

rm501 said...

vodka滲植物只是假像,這是一幅普普art。 :) haha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