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7, 2017

父與子

坐在老爸的床尾,他說起從前在廣州到香港的故事,最後談到決定結束生意與媽媽退休的經過。 床邊得我一個,我有些說話卻是欲言又止,總是提不起勇氣去問。

星期天,本是休息的一天,下午兒子回來,先要練抬拳道,再來是預習下星期的默書,還有E-learning,說不完的功課,換來出街玩的機會也沒有了。

時光雖匆匆,你們都要加油呀~

No comments: